333.如何看待“企业大于母国”的现象?

  • 罗建法[博客] [主编圈子]
      最近,福布斯发布的了世界2000强企业,而有趣的是,将这些公司与其所在母国对照,我们发现,在瑞典,瑞士,荷兰,卢森堡等国,其大型企业的产质,竟然超过了该国的GDP,其中,瑞士的企业资本,更是GDP的2.45倍。

      如何理解这些“企业大于母国”的现象?富可敌国的企业出现,是一种吉兆还是凶兆?
  • 慕云五[博客] [主编圈子]
      由富可敌国想到垄断

      企业大到超过一个国家的财富,至今已经不罕见了,据说也有超过所在国财富的。这要看怎么算。如果计算国民生产总值,所在国企业的收入应该计算其海外部分,那就不会超过。如果计算国内生产总值,也就是我们常说的GDP,倒是有这种可能。国际市场的发达,得到这样的结果,并不令人惊讶。

      由这一话题,我想谈谈垄断。前些日子,一直在读美国企业垄断的历史。垄断这一概念,至今在国内也不是什么要命的话题,不谈自然垄断,就算官方主导的企业垄断,对于我们普通百姓,也是安之若素的。垄断这一概念,按照弗里德曼的分类,有企业垄断、劳工垄断和政府垄断。在不同的国家或者说不同的文化圈内,对垄断的定义或者说感觉都是不一样的,美国人曾经是最在意垄断的,而欧洲人就不是,同样的状况,在美国被视为垄断的,妨碍竞争的,而在欧洲,观点可能就不同,可能觉得还是很有竞争的。在中国,我发现比欧洲还要宽容,宽容的原因大概是我们不太在意自由竞争这一市场法则的重要。

      在读美国垄断史的时候,我非常想弄明白,为什么在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有那么多的声音表达了对美国经济作出巨大贡献的企业的责难。这包括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公司、杜克的美国烟草、卡耐基的钢铁公司、还有摩根、古尔德、范德比尔特控制的铁路事业。批评者的主要理由是这些企业大到可以操控国家政治和公民的自由,而妨碍这些自由就是危险的。这和美国立国之根本和民主思想有直接的渊源。189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著名的《谢尔曼法案》,也就是反托拉斯法,这个法律文本只有三页,其惩罚也只有5000美元的罚金。显然没有什么意义。在随后的诉讼实践中,该法案才慢慢发挥作用,直到西奥多•罗斯福政府,才把政府对企业的诉讼推到高潮。1909年,美国政府开始对洛克菲勒下手,开始了被认为是史诗般的诉讼。最后标准石油被拆散,而后果是洛克菲勒的财富反而增加了。

      经济的全球化,已经渐渐冲淡了对垄断的关注,我们现在已经很难看到像一百年前那样频繁的反垄断诉讼了。大家已经不太在意企业巨大的影响了,似乎政治和经济真的已经分家。企业自可以在经济领域称王称霸,而对所在国政治的影响微乎其微。现在要关注的,反而是不要因为政治的因素干预企业,而使商业竞争商业发展受影响,因为资源已经日渐贫乏,压制企业几乎是不道德的了。联想到中国,大概也不需要补反垄断的课,还是直接进入世界市场的后现代好了。

      由企业之大想到垄断,也许文不对题,权当完成这一小文。只是胡乱讲讲读书心得。
  • 罗建法[博客] [主编圈子]
      对内开放才是经济发展的唯一活路,否则死路一条。

      前段时间看到一篇文章,比较宝钢与印度塔塔钢铁的成长之路。

      宝钢依靠国家投资和扶持,在十年中成为“全运会冠军”,正在其洋洋得意的时候,曾经被它看成没有是前途的塔塔,却通过国际化之路,成长为世界钢铁业第一巨头。

      于是,一些人开始出来呼喊,得制定相关规定,保护保护怎么的钢铁企业,可别让塔塔进入中国,防止“被国外金融寡头和跨国大集团肢解”。

      其实,在国内,类似的‘全运会“冠军有很多,它们的特征,或是得到国家倾斜性的支持,或是依靠行政力量垄断经营,成为典型的“高衙内”,近年来,中国有多家企业进入所谓的“世界500强”,但是,我们看一看这个企业名单,更多的不是自豪,而是应该感到羞愧。

      无论是中石油,还是中石化,或者是中移动,无一不是依靠国家力量垄断市场,他们离开真正市场化的企业还有十万八千里,所谓的‘世界500强企业的中国企业“,无疑等于把全中国所有的1000多所大学合并成为“中华大学”,然后到外面吹嘘“中华大学”是世界第一大学一样可笑。

      在这种思维下的国有大企业,只能成为“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娇生惯养纨绔子弟,在行政权力的庇护下,靠垄断权力成为“家里横“倒是可能,一参与国际竞争,就变成了“风吹草”,不堪一击。

      在世界众多发达国家汇集了普遍性的企业巨头的行业,在中国恰恰是被管制的行业,汽车,银行,通讯,能源等等,不是垄断行业就是半垄断行业,甚至还在有限的开放领域发生了严重的倒退。去年相关部门出台政策,要限制小型汽车生产企业的进入,就是典型案例。钢铁行业也是如此。本来有一些未来潜力巨大的民营力量,就此被垄断的行政力量扼杀。

      纨绔子弟令人失望,国有企业不可能出现真正的强者。

      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崛起的一些优秀的民营企业,则面临着非常恶劣的生存环境。在中国,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都享受种种优惠条件,而民营企业则是在夹缝中生存,沉重的赋税,使企业的利润空间受到严重的挤压,脆弱的市场地位,使民营企业和其创业者,时刻都有可能被行政力量吞噬,更有大量的行业对民营企业制定了种种苛刻的准入条件。

      目前,中国市场化程度相对比较高,在国际有上一定竞争力的,都是开放性行业,如家电,IT等行业,通过充分竞争,市场自然会优胜劣汰。当初一些人喊的‘狼来了’被正证明是一个愚蠢且腐朽的臆测。当然,也可能这些人并不蠢,只是没有良知,为了某一既得利群体的眼前肉,千方百计要搞垄断,一家欢乐万家愁。所以,害怕竞争,总希望被“保护”,是国有企业的天然本性。
      
      唯有建立广阔的对内开放市场,才能具备竞争能力的企业。家电行业的发展历程已经证明了这一铁律。

      对内开放,是一个国家富强唯一正确的经济发展途径,其余都是死路。

      除军工及一些特殊企业外,放开管制,打破垄断,中国才有可能出现真正“富可敌国”的企业,否则,则只能用国家的钱堆起来,反向去造一些虚假的“富有企业”
  • 吴洪刚
      企业竞争力是国家竞争力的基础——企业市值超过GDP现象透视

      企业的市值和国家GDP本来是两个不同的经济概念,直接进行比较还没有形成固定的术语和经济含义。但从企业市值与国家GDP的比较中还是能看出一起国家经济的特征。瑞士、瑞典、英国、美国等国家的上市公司市值已经超过其GDP。美国股票市值也超过GDP值1.5倍以上。我国这两个月以来,股市市值再创新高,达到GDP的70—80%。而05年底,这个数值还不到18%。

      由于市值受诸多因素的影响,以市值来判断企业的实力和国家竞争力还是不准确的。但如果以同等市盈率下的股票市值进行比较的话,还是可以说明些问题的。美国、英国、中国香港等市盈率大约在10—20倍之间。如果以这个数据来对中国市值进行修正的话,16万亿的市值是建立在平均市盈率47倍以上。那么取16倍市盈率来看,中国股票按市值在政治5-6万亿计算,那么中国的上市公司市场大约只能占GDP的25%左右。

      以这个数据来看,说明什么问题呢?

      第一,GDP总量的大小与企业竞争力不一定是成正比。我国GDP总量是建立在大量中小分散企业的基础之上,因此,企业总体的竞争力还是相当有限。但是,在统一的市盈率基础上,市值的大小基本上可以反应企业的竞争力的。与美国、瑞典等相比。我们的市值占GDP总量比例是偏小的(以25%估算)。

      第二,从企业市值超过GDP的国家来看,抛开非理性的投机因素,大多都是经济较发达的国家,一般可以反应这个国家的企业总体竞争力。
    第三,市值与GDP的比例,反应出企业规模与社会化程度的高低。总体而言,我国的企业规模化和资本社会化程度还是明显偏低的。

      透过这个现象,我们可以看到,国家竞争力的基础在于企业竞争力。要实现国家竞争力提升,归根结底,是企业竞争力的提升,而企业只能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才能真正成长起来。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的市场竞争不是激烈了,而是还不够激烈。

      从另一方面,说明我国企业发展受制于资本市场仍然严重。没有社会化的资本供给体制,自然不会产生强大的跨国企业。而我国资本市场是热在二级,不是一级市场。正因为大量的投资资金与资本供给渠道的不畅通,造成了中国股市的波动。国家竞争力只能是建立在坚实的企业竞争力之上,否则,数字只能是一种游戏。

      以上均代表个人观点  [ 反对意见 :如果您不认同(或认同)嘉宾的观点或有其它看法,请跟帖留言或者给我们来信: bizpl@126.com]

每天登陆一次 走进特别视野·每天登陆一次 走进特别视野·每天登陆一次 走进特别视野·每天登陆一次 走进特别视野·
d
意见反馈 热线:010-82558310 管理营销类文章投稿邮箱:biztougao@163.com 网站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