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

袁卫东:《跨越》的原型

2006-08-22 09:53:05 来源: 《案例。》  网友评论 0 进入论坛
  •   对于中国大时代的写作者而言,如果他不至于迷失在中途或者彻底沉沦、绝望,就必须牢记自己的目的地和路标。《跨越》最终是一本妥协的书。在很多方面,它只是一个草稿。

袁卫东:财经作家,《21世纪商业评论》高级编辑,著有《跨越——柯达在中国》。

《跨越》的原型

——对中国时代及其价值的旁观和历险

简单的说,以一家跨国公司——柯达在华10年的经略为原型,写作《跨越》对于自己是一种践行。因为,在这之前,自己一直秉持这样的看法,一个方面是以三大力量的框架——正在前所未有在华布局的跨国公司、夹缝中兴起的民企、变身的国企,来旁观和分析一个正在被标榜为“中国崛起”的时代,我深深体会到三大力量,及其背后的源流和实践,对于中国现实和未来走向有着本质性的影响,但在具体的微观案例上如何,几乎相当无知和匮乏,而且还没有人试图真正改变这样的局面;另一方面,对于一个正在加速度步入公司世界的中国,我们对于商业史和企业史却存在着惊人的无知。这让我们在面对一个本质上的商业和公司时代,要么显得傲慢无知,要么显得自卑愚蠢,缺乏本真的追问,以及真正站在世界历史和文明上的洞见和创造。那种“摸着石头过河”和“白猫-黑猫论”,从政经体系蔓延到商业和企业实践。当我们的政界和商界以此为荣,以此为旗,肆无忌惮地挥霍勇气和时间时,正如30年前的“日本崛起”,却是在吸收美国最具有创造力的管理思想——戴明、德鲁克等思想的基础上“崛起”,这让日本人能够有机会在以公司为本质的全球竞争中曾震撼“美国世纪”的商业基础,而中国人却在全球竞争的价值链低端挣扎,并至今苦苦求解,这决定性的标定了时代价值的差距。

这个中国时代必须寻找到与其匹配的历史和价值体系。

这样,写作就变成求知解惑本身,变成验证本身,甚至变成寻找原型本身。

所以,这本质上不单纯是一本公司经营策略的书,甚至不单纯是一本跨国公司在华10年经略的书,这是一本以此记录中国时代历史和反思中国人价值的书。比较抱歉的是,这本质上会妨碍“这到底是一家什么公司”的本真追问。

我试图同时推进这样的脉络,但随后的进程证明,这是多么难以做到。在我的内心,这个时代的写作者,最后的底线是可以留下一部草稿,后来者可以在此基础上继续前行。

2003年的早春,大概怀着这样的一些初衷,从《南风窗》的第一线转到彻底把握一家跨国公司十年在华的经略的第一线,就此出发。

柯达标本

几乎再没有一家跨国公司这样高度契合这样的写作初衷,实质上高度契合一个正在巨变之中的中国时代本身。

柯达深度进入中国时代,最重要的一步是“98协议”,这个几乎将中国本土感光行业整体并购的历史性事件,前所未有的将公司战略与国家战略结合。它将一家跨国公司在东方寻求战略深入与中国国企改革奇妙的结合在一起。尽管,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跨国公司越来越深入布局中国,以建立其全球竞争的战略,但没有一家公司的深入程度能够与此相比;尽管,同样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以市场换技术、换资金的开放战略,来迎接外资进入中国,但没有一个历史性事件能够与此比拟,中国几乎将本土的感光业完全置于跨国公司全球战略的体系下。这样的事实,从1994年柯达CEO裴学德来华开始策动柯达与中国感光全行业合资(“七计划”),到“98协议”——柯达完成“六计划”,并购中国感光业的三家公司(汕头公元彩色胶卷、无锡阿尔梅、厦门福达),有三家拿到补贴关闭或转产,开始整合形成柯达中国,再到2003年柯达与乐凯合资,历时10年最终定局。在这样前所未有的公司案例中,一个跨国公司实际上是在与一个国家进行了谈判,中国政府为了协调这个跨地域(行政省区)、跨部委(这些企业分属不同的部门)的“商业谈判”,专门成立“中央协调小组”。其中涉及的人物,诸如吴邦国、李荣融等,至今都是中国政坛重要的人物,至于当时以国务院副总理身份与裴学德一起启动大谈判的朱镕基,更是90年代以来深刻影响中国发展进程的人物。所以,以柯达深入中国为载体的历史性事件,空前绝后的牵动了中国核心的政经体系,其长达四年的大谈判一度在保护“民族工业”与迎接跨国公司中国布局上经历核心交锋。这样的追问至今依旧是政经交锋的敏感地带,借“拉美化危机”和“重新评估外资的作用”回归。

2001年9月,我第一次在广州与当年柯达大谈判的核心人物之一叶莺相识,并深度就此采访和交谈,开始挖掘七年前的重大谈判(初步的内容以《叶莺翩翩——柯达进军中国感光行业内幕》一文在《南风窗》刊出),未来的《跨越》一书实际已经标定了其第一个基点。在这之后,就是更为成体系的追问和深入。

这样的战略转折,让柯达成为跨国公司中,为数真正极少深入中国10年大变局中的跨国公司。柯达是中国这十年间最把握中国主流趋势的跨国公司。柯达战略是跨国公司在华战略与中国国家战略结合的典范之作。从“全行业合资”、“西进”到“合资乐凯”,柯达始终都扣上了中国政经的大脉络,“外资参与改造国企”、“西部大开发”和“国企股份制改造”,这让它在中国的发展屡屡获得先机。

凭借高明的政经平衡哲学,柯达迅速成为谙熟中国政经和社会运行的跨国公司,柯达与地方政府建立合作同盟,主动顺应中国区域竞争和地方政府GDP主义,为自己的东方战略赢得强大政府体系的支持。

柯达几乎标本式的展现了跨国公司在华深入的基本模式。

但让柯达成为无可取代标本的另一个重要的背景是:柯达深入中国的选择来自其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竞争中深重的危机,这个危机一方面是日本挑战“美国世纪”的结果,富士在胶片领域,对柯达的霸权构成严重挑战,甚至在美国本土开始威胁柯达;另一个方面是根本的数码技术潮流正在瓦解传统的胶卷影像帝国。这两个挑战将一个百年影像公司推到变革的非常时期,必须进行核心的企业变革才能不至于被时代抛弃。所以,以大政经面目出现在中国舞台上的柯达战略,本质上是在美国罗切斯特爆发的“百年老店”的企业危机与中国感光业整体危机发生了共振。尽管,双方的危机存在着相当的错位和本质的区别。前者是基于真正全球竞争的公司危机,而后者却是国家主导工业化的替代性战略的失败。这样当年充满民族骄傲的奋进,现在变成了难以脱手的“历史负资产”。

这就涉及到柯达标本另一个独特之处,在于他大规模的战略进入中,含有改造中国国有企业的本质,这深深牵涉到中国原有感光行业的历史,也深深牵动这个民族的心灵,价值观,以及精神。它不仅是一个企业形式的变化,更是一个心灵样式的变化。

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梦想,正如每一个人都有梦想一样。这是既伟大又平凡的。似乎没有比柯达在中国的经历,更能将美国梦与中国梦的关系如此象征性的展开。伊士曼作为一个美国平民,通过自己的奋斗创立全球一流的公司,记录美国人及其国家所有的重要时刻,成为美国梦的典型象征。中国也有这样的激情和梦想,独立发展感光业,这成为大规模国有感光企业出现时含有的一个传统。

那么,中国人为什么和如何放弃了这样一个独立缔造感光业的光荣和梦想?

当我从2001年开始深入了解柯达,以上的基本追问,赢得了柯达方面对专业价值的尊重,叶莺作为柯达对外事务部总负责人,承诺我可以参与他们在中国的每一次新闻活动,这包括与当时柯达全球CEO邓凯达就柯达面对的基本挑战对话等等,这其中既有对一个记者探寻专业价值的尊重,也有其战略传播的需要,到2002年底,这些新闻活动让我相当靠近了柯达中国的历史和现实,但对于大纵深的主题,却远远不够。我决心做一次“深潜”,以一部书来终结自己的使命。而此时,柯达中国在“98协议”之后长达5年的并购整合,基本完成,客观上是可以完整讲一个柯达“中国故事”的时候了。

fenglf
上页 1 2 下页
网易商业

热点推荐


财经推荐

排行榜

科技推荐


网易商业,更多精彩在首页,
意见反馈 热线:010-82558310 管理营销类文章投稿邮箱:biztougao@163.com 网站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