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

网易 > 商业频道 > 书评 > 正文

陈永栽:儒商的多面人生

2006-08-18 18:56:43 来源: 《华人首富》  网友评论 0 进入论坛
  •   成功路上总有挫折。教训越深,成功越大! ——陈永栽
投资地产的魄力与智慧

涉水香港

房地产不能完全算是陈永栽的主业,但从房地产的投资和运作中,却可以更多的看到陈永栽的魄力和智慧。

裕景兴业集团是陈永栽财团在香港设立的全资子公司,在香港地产界虽没有长江实业、新世界等一线老牌地产公司名气大,但其豪宅专家的身份却是赫赫有名,在香港一直专著于高端地产市场的开发,如香港知名的“裕景花园”、“嘉文花园”、“西九龙中心”、“龙庭”、“裕景商业中心”等均属于裕景兴业开发的顶级物业。

陈永栽的深谋远虑,敢于承担风险的创业精神,在商界是出了名的,因此善于在别人不注意的地方抓住商机。他常说:“胜败乃兵家常事。机会与风险同在,危机中蕴含无数商机。”1987年,香港回归谈判之际股市暴跌,不少香港工商界人士或观望或将资金转移到欧美,市场显得有些混乱,这个时候恰逢裕景花园地皮拍卖,陈永栽毫不犹豫斥资5亿港元投标中的,此举让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但1994年,裕景花园价值已高达百亿港元,令商界同仁叹服。1989年,面对“沙漠风暴”战争不确定因素,裕景兴业买地开发香港西九龙中心,这后来又被证明是一个英明的决策。1994年,在社会对香港97回归所引发的各种对社会、政治和金融的重重顾虑之下,裕景兴业投资开发了嘉文花园项目,这一项目甚至建立了香港顶级住宅物业的新设计标准。基于这些可以说是大获全胜的业绩,陈永栽又相继在香港投资饭店、写字楼、商场、高级住宅、九龙城等项目,雪球越滚越大。

2004年,裕景兴业在香港接到世界超级品牌组织的通知,裕景兴业公司品牌被该组织评选为“超级品牌(Superbrand)”。世界超级品牌组织(The Superbrands Organization)总部设在伦敦,是一家奉行“独立公正”原则的世界权威品牌评审机构。该品牌称号按照5项基本条件评选,即市场占有率、消费者认知的持久性、顾客信用度、顾客忠诚度以及市场整体接受程度。全香港一共只有两家地产公司入选,由此可见裕景兴业的实力非同一般。

进入内地

即使在香港取得了如此骄人的业绩,但对于内地房地产界而言,陈永栽的裕景兴业却是一个相当陌生的名字,但没有多少人知道,10年前,陈永栽就开始在内地拓展房地产业务。

1995年,裕景兴业透过达力集团从别人手中买下北京朝阳园地块,1997年开始动工,1998年起对外销售,那时,朝阳园与第一商城、潘石屹的现代城并列为北京东部的三大高档楼盘。但由于当时对当地市场、政策和操作方式不了解,加之陈永栽做事的一贯低调,朝阳园卖的并不好,28万平方米的朝阳园做了七八年。

一直到十年后的2005年8月,裕景兴业位于上海的第一个房地产项目——位于陆家嘴中央商务区的裕景国际商务广场的竣工,并以25000元/平米的均价首日销售额超过亿元大关,陈永栽布局内地房地产的雄心才引起大众的注意。人们在羡慕该楼盘惊人的销售业绩同时,也把目光聚焦在了陈永栽身上。裕景国际商务广场总建筑面积约12万平方米,总投资额约12亿元,是一个综合性项目,集酒店、写字楼、商业于一体。

此举被视为陈永栽全面启动中国内地房地产市场布局的标志。

对于选择这个时间,在宏观调控的阴影下大规模进军上海地产市场,陈永栽的理由是:“房地产热了,很多人挤了进来,你就要想办法退出。反之,房地产冷了,你就要赶快进去,抓住商机。一个企业家要有长远的眼光,眼下可能是赔钱的项目,但从长远看,则可能是赚大钱的项目。”

选择合适的储备土地时机一直是裕景兴业所擅长的。1993-1994年中国房地产市场泡沫逐渐腾起之时,正是陈永栽在中国进行土地储备的一个集中期,当时为买地总共花了3亿多美元。似乎在静悄悄下,陈永栽在内地的土地储备总量多达200万平方米以上,总投资额约人民币50亿元。这些土地储备有不少是在10年前取得的。储备项目分布在深圳、厦门、上海、北京、大连五个城市。

陈永栽进入内地投资首先选择厦门,更多出于感情因素,包含着回报家乡的心意。在厦门最繁华的商业地段——夏禾路上,裕景兴业拥有多块优质土地,总量在10万平方米,是夏禾路改造的最大投资商。对于陈永栽进入内地做房地产,首先进入的城市是厦门而不是上海。一位业内人士评价,从商人的角度看,这个决策不无失误,有可能是其在内地房地产业务发展缓慢的原因。

公司构架本地化是陈永栽全面启动中国计划的一个标志。由于目前裕景兴业在中国的项目投资仍属于外资,为了加快现金周转,陈永栽在中国大陆成立了一家房地产集团公司——裕景地产集团,由这家投资公司来管理下属所有的房地产项目公司。而在当前中国大陆房地产市场在宏观调控下上海房地产市场遭遇明显挫折的大背景下,新的御景地产集团选择把总部设立在中国的上海,除了显示出陈永栽对大陆房地产市场后市的看好外,也显示出陈永栽实力与气魄。

和国内房地产商习惯仰赖于银行来垫款买地相比,陈永栽在中国所有的房地产投资前期资金投入均来自于集团。对于一个财团而言,可能资金不用过多担心,但现金运作经验仍然无法完全防范随时可能出现的经营风险。在中国房地产市场尚未出现寡头的情况下,仰仗银行单极杠杆撬起来的地产繁荣因为宏观调控而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而陈永栽却悄悄地在这场资金博弈中逐步发力。

而裕景兴业接下来将启动中国内地5个城市的10个房地产开发项目,项目总投资额将超出200亿元人民币。这个金额几乎相当于CEPA(“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的协议)签订之后,香港新鸿基在内的数家大地产公司宣布在上海增资开发房产的投资总量。不知不觉中,陈永栽已经完成了全面布局中国大陆的房地产业务。

与历任总统的纠缠

成为首富的陈永栽并不是没有麻烦,他和这个世界上众多的富翁的遭遇一样,避免不了和政治的纠缠。

陈永栽与已故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关系密切,在1986年马科斯下台后,陈永栽在随后的阿基诺和拉莫斯总统当政期间一直保持低调,但这两位总统都积极追查他逃税。并指控陈永栽为马科斯的几家公司打掩护。税务局曾指控他在前总统拉莫斯执政期间逃税。法院的一位官员声称,根据指控,陈永栽的烟草公司从1990年到1992年一直逃税,利用空壳公司逃税250亿比索(合4.45亿美元)。但是这个案件没有审下去,陈永栽向初审法院递交了申诉书,在送达最高法院的一系列上诉中设法在司法部调查结束之前暂停了审理这些指控,最后法院推翻了控告他逃税的9项罪名。对对自己的控告,陈永栽认为,法院指控他是因为他在1992年不支持拉莫斯作候选人。

陈永栽是埃斯特拉达在1998年竞选总统时的主要支持者。他跟埃斯特拉达的密切关系,招致舆论批评埃斯特拉达关照少数商人朋友或“朋党”。但埃斯特拉达否认其与陈永栽的朋党主义,也否认接受经营者数千万美元的贿金。受贿事件以及菲律宾经济的不景气,结果导致国民的愤怒,包括菲华商联总会在内,有十多个商业组织呼吁埃斯特拉达下台,并警告政治危机若拖延下去,将危害已脆弱不堪的经济。身为菲华商联总会理事长的陈永栽尽管和埃斯特拉达关系密切,但最后仍表明:“遵从大家的意见”,并开始疏远埃斯特拉达,响应呼吁埃斯特拉达为顾全经济大局而辞职的动议。最终在2001年埃斯特拉达由于腐败问题而下台。

但对于阿罗约总统公开承认菲律宾正处于财政危机之中,菲众议院议长德贝内西亚发出的倡议,要求菲全国5000个最富家庭各捐100万比索(约2万美元),成立一个50亿比索的“爱国基金”,帮助国家渡过困难时期的倡议,陈永裁当即表示他捐献200万比索。

多面人生

陈永栽说“人应该在生命的终点回首一看,发现自己为人类做了许多事情,那样才能够认为自己成功。”

陈永栽又是个慈善的人,常以仁慈之心广施善款,扶危济贫,特别是在捐资助学方面,更是不惜重金。仅仅中国内地的大中小学陈永栽资助的就多达20多所,总金额达数千万元人民币。1984年陈永栽设立了“亚啤医学奖学金”,用于提高菲律宾的医疗水平。1986年他又以其父之名,成立了陈延奎基金会,该基金会的慈善项目大部分用于振兴教育,捐建校舍,令大批失学儿童获得读书的机会。1991年,菲律宾皮纳图博火山大爆发后,他捐款40万美元予以救助。2005年陈永栽获得西岷兰佬国立大学颁授的人文学荣誉博士荣衔,以表扬他关怀民生疾苦,对推动社会福利慈善事业和教育等做出的贡献。

陈永栽,这位在员工眼里,永不言败的老板,集团发展壮大的精神支柱;竞争对手眼里,最难被打垮的劲敌;子女眼里,慈爱而又严厉的父亲;父母眼里,不折不扣的孝子;叱咤风云、纵横商海,勇气十足与又充满智慧的传奇人物,在不同的人眼里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表现出多姿多彩的人生,而这样的人生早已达到了令芸芸众生无法企及的高度。

(王留全 编写)

查看《华人首富》其它内容

齐栋梁
上页 1 2 下页
网易商业

热点推荐


财经推荐

排行榜

科技推荐


网易商业,更多精彩在首页,
意见反馈 热线:010-82558310 管理营销类文章投稿邮箱:biztougao@163.com 网站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