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

网易 > 商业频道 > 封面 > 正文

郭台铭:惊鸿四野的代工之王

2006-08-18 18:09:41 来源: 《华人首富》  网友评论 0 进入论坛
  •   过去的成功经验,只会带来无知和胆怯。——郭台铭

郭台铭的经营之道

鸿海纵横台湾数十年,并连续七年进入美国《商业周刊》科技一百强排行榜,这样的骄人业绩无不引人注目,自然地,鸿海与郭台铭的经营之道成为人们谈论的热点。时至今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鸿海已没有太多的秘密可言,但之如即使你知道了“潘多拉”魔盒的秘密,却也无法再制造一个相同的魔盒;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鸿海身上,鸿海与郭台铭的经营之道不是秘密,却也绝难再有第二个鸿海。

低价与节俭

郭台铭是一个商人,他清楚地知道商业的核心是什么。因此在一开始,他便将鸿海的核心竞争力建立在低价的定位上,在全球IT产业的制造逐渐向太平洋西岸转移的大趋势下,郭台铭的这一策略迅速为鸿海奠定了生存的基础。

在台湾IT界,郭台铭被称为:“Cost Down Terry”(低成本的泰瑞——郭台铭英文名),之所以得此称号,是因为鸿海一直奉行节俭的公司文化。由于台湾从八十年代开始兴起的IT业狂潮,更多的是整个IT产业链中最末端的代工产业,这里没有品牌、没有核心技术研发,因此极易陷入同质竞争的境况,而“竞价”便是这种情况的最大特点。郭台铭清醒地认识到了这点,他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谁有办法降低成本,谁就可以撑到最后。因此他从自己做起,倡导养成节俭习惯。这也是鸿海为什么往往能以比对手更低的价格参与竞争的原因。

得益于此,鸿海拥有了一种独特的“赤字接单、黑字出货”的能力。“赤字接单”顾名思义就是用低于竞争对手的价格接下订单,但是经由“制造”、“营销”等各环节的努力,压缩节省成本,用充满竞争力的价格顺利交货给客户,同时自己也能获利,从而最终达到“黑字出货”的目标。

速度与质量

但决定一家代工企业生存下去的基础,除了低价之外,还有两个要素同样必不可少,那便是速度与质量。从2001年开始,台湾的IT代工企业明显感觉到了一个改变:订单往往来得又快又急。在1998年时,从接单到出货,平均要花32.7天,到2001年时,电子业的周期缩短至19天。而台湾的电子大厂,从一开始就做到了“853”的境界:85%的产品在3天内出货,其后缩短到“985”(98%的出货在5天内完成),但现实是这样的过程还在不断缩减,甚至达到了不合理的地步。

在这种变化之下,鸿海通过自己独特的管理,不断接受住了各种考验。郭台铭一直很信奉思科首席执行官钱伯斯的名言: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大的打败小的,只有快的打败慢的!在郭台铭眼里,鸿海的竞争力,便在于对速度的掌握。索尼游戏机在和鸿海合作之前,开出两个条件:必须在45天内完成所有模具的设计;4周内生产100万台。结果鸿海提前两周完成订单,最终成为索尼游戏机最重要的供应商。而这样的例子也不断出现在戴尔、苹果等全球著名公司与鸿海的合作上。

在追求速度与效率的同时,鸿海最难能可贵之处是仍然能保证高的质量,这点上郭台铭一直是信心十足的。在一次演讲会上,郭台铭为了显示鸿海的手机最好,他在讲台上连摔3次手机,然后请台下的好友试拨他的电话,结果还能正常使用,这也成为鸿海最得全球著名品牌信任的地方——如果有一家公司,他同时具备了低价、快速、高质量的三重保证,那你不把订单交给他还能给谁呢?

原则与客户

低价与高效是郭台铭不变的追求,但他又拥有一些普通商人所没有的独特个性,比如他不追求额外的利润,他只坚持有原则的低价,而不是惟利是图。

这其中最显著的例子是鸿海在手机制造上的策略。1999年,手机成为IT行业里的热门产业,众多厂家都竟相追逐手机定单的制造,而那时的鸿海经过两年的快速成长,已俨然成为最大的代工厂之一。但郭台铭却指出:“只要手机的制造成本还在两百美元以上,我就不会碰手机。” 郭台铭的理由很简单,高利润中肯定包含着高风险,而一家立志于长远发展的企业,绝不可以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但当手机后来越来越便宜,逐渐成为大众产品时,郭台铭却毅然向手机领域挺进,一举抢下了诺基亚和摩托罗拉的上千万只订单,把鸿海的低价优势发挥到极致。郭台铭说:“追求高利润的企业会遇到一个问题,高利润造成大家习惯作决策的质量不是那么仔细,而等到外在环境一改变,企业文化一直维持在高利润的心态,将来公司的整个文化都很难改变。”因此当台湾岛内还在不断进行产业整合的情况下,原先一大批生产利润很高的公司,反而不断被淘汰出局,而一直追求小步向前的鸿海却越活越大。

与此同时,鸿海又一直保持着从客户角度考虑战略的原则,在全球范围内布置它的超竞争平台。郭台铭的原则是,依托鸿海低价的“战车”,再加上全心全意为客户考虑的“战术”,与全球最强势的品牌合作。为此,郭台铭早在公司刚起步而争取康柏的订单时,便大举出手——他干脆在康柏总部旁边建了一个成型机厂,康柏只要有新设计,当天就能在鸿海的工厂里看到模型。这样做的最大回报是:十几年来,康柏一直是鸿海最稳定的合作伙伴之一。而到今天,郭台铭更在全球三大洲都建立了出货据点,他所打造的产业链里,可以做到让合作的客户没有任何的库存压力,假设惠普向鸿海订十万台电脑,惠普不需要库存和提供各种零件,因为鸿海造就把各种组装零件“模组化”,放在自己库房之中,马上组装,出货到客户指定地点。

有原则地低价,再加上全心全意为客户考虑,鸿海所到之处无往而不胜。

魔鬼与天使

为了降低成本与提高效率,郭台铭在鸿海一直实施着严格的军事化管理,这点也是最为外界赞许与批判之处。以往,人们形容一家企业的工作辛苦,常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畜生用”,但在鸿海,郭台铭常把所有人都不当“人”用。郭台铭常问他的主管们:“你们尿尿黄不黄啊?”如果回答“不黄”,他立即劈头痛批:“那表示你不够努力啊!”因为他本人可以连续3天不睡觉把货赶出来,甚至直接冲到生产第一线,卷起袖子,操作机器。如果遇到客户退货,他除了生气骂人外,更会放下董事长的身份,亲自带着员工上门赔礼道歉。

每一个进入鸿海的基层员工,上岗前必须接受为期5天的基本训练,包括稍息立正和整队行进等——这些以前可只在部队里才会有的;而对于高层主管,郭台铭的要求更为严格。他随时向他们提问,如果答不上来,骂人的话立刻脱口而出,这些千万富翁们,照样要在会议桌前罚站。郭台铭下达的命令,即使远在地球另一端,相关负责人也要在8小时内做出回应;没有时差的,则必须在15分钟内答复……一位资深的国际IT专家在参观了鸿海的工厂后发出感慨:从我到鸿海看见所有桌子上的茶杯放的位置都一样就可以看出,鸿海绝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而在鸿海工作的员工又都知道,在郭台铭的眼里只有目标没有制度,从1997年开始,郭台铭便为鸿海制订了每年30%的成长目标,所有的一切都以此为基础展开管理。因为此故,鸿海有时被业界称为“魔鬼营”,主要便是指他的这种军事化管理方法。

但另一方面,对待表现好的员工,郭台铭却又像个“天使”般的慷慨。在2002年的年终庆祝会上,郭台铭打算对辛勤工作一年的员工们进行犒赏,于是他决定拿出一笔钱来奖励先进员工,这个奖励的数字是2.3亿元新台币——一个令所有同行乍舌的数字——其中最高的一个人获得了价值2800万元的鸿海股票!不仅如此,每年,郭台铭还会为上百名主管安排最精密的核磁共振身体检查,一出手就是上千万。与经理们吃饭,他时常动几筷子就不吃了,而是忙着催厨房上菜。等大家都吃饱了,他再把每盘剩下的菜倒到自己碗里一拌,胡噜胡噜吃下去。便在这样一种刚柔并济的管理之中,鸿海形成了一股特殊的向心力文化。

代工的变局

现年55岁的郭台铭如今更加坚信一个信念,他说:“阿里山的神木之所以大,4000年前种子掉到土里时就已决定了,决不是4000年后才知道的。”在他眼里,现今已是台湾“代工之王”的鸿海,之所以这么蓬勃壮大,是因为鸿海从一开始便立足于全球布局的宏图中。因此,郭台铭在创业伊始便已意识到台湾的弹丸之地不足以容纳全球化的公司,而只有背靠中国大陆,才有足够的空间。于是在1988年,郭台铭就开始了在大陆的创业,他一口气在深圳买下500亩厂房用地,成立了富士康集团。1996年,该生产基地又被进一步扩充为科技工业园,占地1500亩,员工3.3万人。1999年,鸿海北上成立了昆山富士康企业集团,下设13家公司,总投资2.36亿美元。2001年,郭台铭在北京设立了富士康精密组件有限公司,此后又宣布投资10亿美元兴建富士康(北京)科技工业园。

与在中国大陆的布局同时进行的是鸿海的全球布局。2004年1月15日,随着在墨西哥赤瓦瓦州的摩托罗拉工厂升起了鸿海的旗帜,郭台铭又完成了他在美洲的产业转移行动:把美国本土的厂房尽量往南移,以节省成本;而无法迁移的据点,要么转型成物流或研发中心,要么快速关闭。而就在此之前,鸿海已成为台湾第一家完成欧、美、亚三大洲并购的公司,鸿海的地图已从平面变成了立体的球才能全部展示。

但在扩张的同时,鸿海却也前所未有的承担着巨大的风险。由于IT代工行业的激烈残酷斗争,致使整个IT代工业都面临着利润下滑的接近崩溃局面。鸿海也是如此,在最近的几年中,鸿海的生产毛利率越来越低,从原先的15%一路下滑到6%,而鸿海的税后盈余过去十年加起来大约是150亿元,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台积电,他在景气最好的2000年一年便可赚125亿元!

这是郭台铭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尴尬局面:虽然营业额、业务量逐年提升,虽然他的全球并购公司越来越多,但鸿海的利润却并不见多。郭台铭亦意识到了这点,因此近年来,鸿海积极致力于新的,高利润业务的开拓。2004年3月,鸿海旗下富士康捐赠3亿人民币给北京清华大学,成立纳米实验室,同时再投资了10亿美元成立以通讯为主的北京高科技园区。同年6月,鸿海又宣布投入200亿人民币,要积极跨入光电显示器的面板(TFT-LCD)领域……

郭台铭所有的这些新行动,无非是想继续占据IT代工业的战略致高点,便如郭台铭最早认识到大陆对于IT代工企业的价值一样,现在的郭台铭认为只有占据了技术的高地后,才有可能拥有未来。因此鸿海不断扩大规模,不断冲击新领域外,同时更默默的加强研发能力,到2004年,鸿海已以1180件专利,成为台湾专利最多的公司,而此前这个荣誉只属于台积电。

这一切变局的背后都指向于一个永恒不变的问题核心:怎样才能使一家企业更长久地活下去?或许,这也是已经55岁,却还必须时刻担心的“代工之王”郭台铭最急迫的问题了,毕竟,他的公司还刚刚经历了20多年时间,鸿海还很年轻。

(陆斌 编写)

查看《华人首富》其它内容

齐栋梁
上页 1 2 3 下页
网易商业

热点推荐


财经推荐

排行榜

科技推荐


网易商业,更多精彩在首页,
意见反馈 热线:010-82558310 管理营销类文章投稿邮箱:biztougao@163.com 网站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