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

网易 > 商业频道 > 书评 > 正文

陈天桥:虚拟王国的掘金者

2006-08-17 18:23:34 来源: 《华人首富》  网友评论 0 进入论坛
  •   “我向来不特别喜欢钱。我拼命挣钱,只为证明自己的价值。”——陈天桥


[首富档案]

国别:中国大陆

籍贯:浙江新昌

出生年月:1973年3月

行业:网络游戏

财富状况:胡润制造的“2004 IT富豪榜”上,陈天桥以88亿美元资产位列第一;2005年《新财富》大陆500富豪榜上陈天桥以150亿人民币再度登上首富宝座。

家庭:已婚,妻子名雒芊芊。

在荣智健、鲁冠球等老一辈中国富豪的眼里,今天新崛起的一代将是不可思议的,像陈天桥、丁磊、张朝阳等天然全球化的一代,他们只需要一种新的技术,便可以在短短一年或几年时间里完成丰厚的资本积累,达到或超过前辈们的数字,而这个数字,鲁冠球需要用近一生的积累才有可能达到。

这是中国现状最贴切的一个写真。因此故,当2003年4月,《福布斯》将中国首富的宝座标在一个叫“丁磊”的年轻人身上时,全中国为之哗然,人们激烈辩争,甚至公然怀疑《福布斯》的公证性;而当2005年4月,《新财富》杂志又将“陈天桥”评为首富时,中国平静地接受了,或许到此刻人们已经接受了中国新一代富豪崛起的现实:利用新技术,谁说不能用一两年时间超越别人一生的成就呢,中国不也正在发生这样的变化吗?因此,在世界的眼里,陈天桥们是中国经济的一个象征符号:年轻、富有、享受偶像般的关注,就像现在的中国经济在世界上受到的关注一样。他们更像一群高级的暴发户,在受到法律保护的合理范围内,写着让很多人又懂又不懂的财富神话。

但与以往不同的,这次崛起的人已不再局限于财富本身,对于或许一辈子都花不完的天文数字般的财富而言,这此像陈天桥这样的首富显示了一个知识分子的冷静。在2005年4月,陈天桥以150亿人民币被评为中国首富后的一天,他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说:“我并不喜欢钱,我赚钱只是为了证明我的价值。我也从来没有刻意去追求过要当首富,但是现在既然已经是了,我也不会故意去回避它。但对我来说,当‘爸爸’要比‘首富’重要。”

这便是新一代的中国首富的代表,陈天桥,虽然他的名字将存留多久现在还是个未知数,但他至少以这样一种全新的姿态在历史上出现过。

奇迹并非需要独特的童年

在一个追逐商业神话的社会里,任何值得或不值得深究的人或事,都会在很多人的努力下,暴露于公众的眼下,并被渲染上各种鲜艳的颜色。众多商人的传奇故事便在这样的过程中,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新童话——他们似乎总是从小就表现出高超的商业天赋,而又总能抓住百年一遇的机遇,然后创造出惊世骇俗的商业传奇。但事实上,很多后来成就了杰出商业奇迹的人,在他们童年时并非表现得与众不同,甚至在某些时刻低于常人,像我们在《首富》中所讲述的澳大利亚首富帕克,他在童年时甚至被认为是弱智,但这并不妨碍他最后成为澳大利亚最富有的人。

因此,过多地追逐财富明星在童年时经历在大多数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成长后做了些什么。对于陈天桥来讲,他的童年就是一个非常平常的童年。1973年,他出生在浙江新昌县澄潭镇一个叫东坑坪的小山村,其后便在新昌与上海两地完成了自己的小学与中学——这根本就无奇特之处,虽然在他成名之后,他曾经就读过一年的新昌中学把他的头像放到新昌中学另两位名人——原全国总工会主席尉健行与金山电脑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求伯君一起的地方,但即使是新昌中学的校长也不得不承认,陈天桥在童年时无甚辉煌,只是一名好学生。

而好学生的结果是换来了一所好大学——完成了高中学业的陈天桥考上了复旦大学经济系。在这所中国最著名的学府里,陈天桥度过了四年不到的时间——因为成绩优异,他被评为优秀毕业生,从而得以提前毕业。毕业之后的他去了上海陆家嘴集团公司,在这家大型的国有企业里,陈天桥的商业天赋才逐渐展现:进入公司第10个月,陈天桥就担任了子公司副总经理的职务,管理200多人的团队;而到最后陈天桥离开陆家嘴时,他的职务是总经理秘书。

在历史过后的解读中,这两个职务上的变迁,被看作是陈天桥成长史上的两个重要节点。因为对于很多创业型管理者来说,如何建立现代公司的管理制度是最困难的事情。这也是众多创业者在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要么管理失败,要么团队分裂的重要原因。而陈天桥却在一开始的经历中,就学习到了建立制度,完善管理,运作大型团队的经验,由此直接奠定了盛大公司发展壮大的管理基础。而之后成为总经理秘书,对于陈天桥来说,则多了很多接触人的机会,这对陈天桥之后运作盛大,无疑又是个天大的帮助。

在陆家嘴工作了五年之后,陈天桥步步高升,但这个时候,他却选择了激流勇退,在一次婉拒集团董事长邀他成为浦东新区副区长秘书的邀请后,他加入了东信信托投资公司,成为总裁办公室的主任。对于这个举动,很多媒体形成了两种不同的说法:一说是因为陈天桥当时觉得仕途不是他的理想,所以选择离开;也有一种说法是当时的他看到证券业正在崛起,他也想趟一回市场经济的“潮儿”,发回大财。个中原因如何早已不得而知,但陈天桥的这一次跳槽,却同样给他之后的创业打下了基础。从熟悉一些金融运作的操作和内幕,到一个宏大的投资战略规划,陈天桥高超而又细致的财技就是在这段时间修炼成熟的。而通过证券公司他扩大自己的金融关系网,也为以后盛大的融资打下深厚的基础。

但连陈天桥都会承认的事实是,他这段经历中对盛大帮助最大的,应该是他找到了后来与他一起创办盛大的雒芊芊,这位出色的理财专家,是盛大每次成功融资的关键人物。后来盛大获得软银4000万美元投资的过程中,专业知识扎实、思维缜密的首席财务官雒芊芊,起到决定性作用。而对于陈天桥来说,最重要的是他找到了一位可以伴他左右的妻子,这无疑是他最宝贵的一笔财富。陈天桥的“第二笔财富”,才是在1999年股市的“5.19”井喷行情中,赚取了50万元资金,而这时的他无疑拥有天时地利人和:新婚刚过,喜得贤妻,又恰逢互联网兴起,而他手上也正好有一笔闲钱,于是,在1999年12月,陈天桥用炒股赚来的50万元,连同弟弟陈大年、妻子雒芊芊等5人,一起创建了一家叫盛大(stame.com)的网络公司,传奇由此开始。

“传奇”诞生的地方

新成立的盛大网络主要制作当时还很时髦的网上娱乐项目,如虚拟社区、互动娱乐以及网络游戏等。没过多久,这个网站便拥有100万的注册用户,但跟所有当时的网站一样,虽然拥有足够的客户数,但他们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赚钱。网络只是一架“烧钱”的机器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陈天桥的50万创业资金很快就要消耗光,如果没有新的资金注入,结果必然是“Game over!”。但在遇到资金短缺危机的陈天桥,却开始显露出他的“传奇”一面。

籍着以往工作中建立的良好人际关系,陈天桥找到了中华网CEO叶克勇。在面对后者作了一场精彩演讲之后,陈天桥迅速博得了叶克勇的信任。于是,在2000年1月陈天桥拿到了盛大第一笔300万美元风险投资的合同。

不过,如同所有的蜜月期都短暂的令人想念一样,盛大与中华网的合作同样瞬间消逝。个中原因一方面是大环境的改变——随着互联网的冬天迅速逼近,很多风险投资纷纷撤退,中华网也不例外;而另一方面,中华网与盛大接触的不断深入,也逐渐对盛大失去了耐心,他们看着盛大拥有100万的用户,却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产生赢利。几次尝试性的转变经营方向也都以失败而告终。于是,后期的中华网已经不再将资金注入盛大,到2001年5月,合作刚刚进入第4个月,但中华网承诺投资盛大的300万美元中还有100万美元没有到账。合作裂缝已然产生。

时机却总会在这样的时刻来临。正在陈天桥寻思该如何寻找赢利点的时候,有人却送上门来。4月,一家韩国的游戏开发商(Wemade)来到上海,他们要将一款在韩国卖得不温不火的二流游戏嫁到中国,以拓展新的空间。在上海市动画协会的介绍下,Wemade被推荐给了陈天桥。陈天桥拿到游戏,先动手玩了起来,不料这一玩便将陈天桥深深吸引住了,因为在大学时期的他就是个游戏高手,玩过无数游戏,但这款叫“传奇”的神奇游戏却再次迷住了他,他相信这款游戏一定能在中国找到自己的市场。于是,陈天桥向中华网请示用30万美元做运营《传奇》的代理,希望中华网尽快将那100万美元拿来用,但被网络烧钱泡沫吓怕了的中华网坚决不干。

陈天桥急了,这时的他又拿出了当时辞去陆家嘴集团总裁秘书职务时的勇气,他逼中华网至少按合同留下30万美元后分道扬镳。而这30万美金包括固定资产,陈天桥的流动现金只有10万。2001年7月14日,盛大和《传奇》海外版权持有商Actoz(Wemade合作伙伴)以每年30万美元的价格签约,合同期2年,除了版权运营费,每月上缴收入的27%为提成。签完约,陈天桥基本上就没钱了。但这个时候,却是运营《传奇》的关键时期,如果没有钱“喂奶”,盛大就会因《传奇》而死。 因此如何盘活《传奇》是盛大继续存在的关键所在,而所有的矛盾又都集中到《传奇》上线的两个月测试期。是如果在测试期不能吸引足够的玩家,那就不能收费运营。而想运行好网络游戏,便需要盛大继续出钱添置更多的服务器,但陈天桥最缺的就是钱。

如何解决这个商业矛盾成了最大一道难题,而此时的陈天桥展示出了他最神奇的一面:他先是拿着与韩国方面签订的合约,找到浪潮、戴尔等,告诉他们:“我要运作韩国人的游戏,申请试用机器两个月。”服务器厂商一看的确是国际正规合同,盛大以前也还是信誉不错的客户,将来恐怕还会成为潜在大客户,于是就同意先租服务器给盛大。然后陈天桥又拿着服务器的单子,以同样的方式与中国电信谈,结果不言而喻,陈天桥用一种十分高明的技巧,博取了两个月时间的免费生存空间,将盛大生存的关键矛盾转移到了《传奇》能否经得住考验的矛盾上,而这是陈天桥最自信的部分,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2001年9月28日,盛大开始了两个月的游戏测试期。测试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连陈天桥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到2001年11月28日公测结束游戏开始收费后,《传奇》的同时在线人数已突破40万大关,也就是说每天都有几十万的人同时在网上玩着传奇,而每分钟,他们都在为盛大创造着价值。

陈天桥与他的盛大,终于找到了最好的赢利模式,也由此开始了他的“传奇”制造之旅。

创造“传奇”的几大理由

相信在2002年以前的陈天桥,绝对不会想到自己有遭一日会成为中国首富,那更多的是一场不期而至的偶遇,是自然而然来到的意外惊喜。但之如任何偶然事件都有一些必然因素一样,陈天桥之所以能创造奇迹,与他在经营盛大、经营《传奇》时的一些独到手法与胆识密切相关。

1、造钱机器:E-sales

当盛大还在做社区的时候,陈天桥一直迷茫的事情是怎样才能找到赢利点。但事实上,一直到后来开发出了E-SALES系统之后,盛大才真正找到了解决赚钱问题的方法,而这也是最被人称道之处。

盛大的做法是:通过电子商务和网上银行直接与网吧发生供销关系。网吧只须向盛大提出在线申请,经确认后用特定用户名和密码登陆E-sales系统,通过银行卡的电子转帐完成虚拟点卡的进货。用户在网吧游戏过程中需要充值,网吧业主只需知道玩家的帐号,就能直接在E-sales系统中为玩家充值。当点卡售完时,网吧业主又能在几分钟内完成新的网上进货。这种做法最大的好处是解决了娱乐产品的“物流”问题,尽管他只是一些虚拟的货币充值概念。另一方面,他还解决了产品的销售问题,因为所有的网吧老板都变成了零售商,每个人都很乐意推销这个卡,因此每个网吧老板都变成了盛大的超级推销员。

比较戏剧性的是,盛大走出这一步的最初原因,也是一个偶然的因素。一开始,盛大将《传奇》游戏卡的业务交给了育碧公司——一家盛大的合作伙伴,负责建设游戏卡销售的网络渠道,而盛大只负责游戏的运营。但就是这家合作公司,当《传奇》逐渐红透中国的时候,他负责的销售工作却无法跟进了,很多玩家根本买不上卡,很多省市断货……一时玩家怨声四起,而盛大也只能干着急。同时,由于育碧公司是通过传统渠道进行销售工作的,他给各地分销商一个很长的回款期,所以现金回流很慢,盛大在大好环境之下又面临了现金的问题。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盛大决定自己建立渠道,而在研究再三后,聪明的陈天桥开始注意到网吧的功用,由此确定了以网吧为中心建立销售渠道的思路,由此开发出了E-sales系统。

财富总与乐意创造的人粘合在一起。2002年盛大借助网吧及E-sales系统,当年进账超过6亿元人民币,纯利润超过1亿元人民币,每天的收入超过100万元人民币,而E-sales系统也被人形象地称之为“印钞机”。

2、危机处理:黑客与私服

网络时代的一个最大特点是,任何威胁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来临,特别是对于声名在外的尖子企业来讲,由于网络本身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并无特别高的门槛,所以黑客一直是众多网络公司避而不谈的问题。

但陈天桥一直相信一个原则:有些事情是避无可避的,与其逃避,不如直面相对。他的这种处事准则,成为盛大不同于其他企业的重要方面。突出的例子盛大对待黑客攻击时的决定。

从2001年《传奇》稍微有些名气开始,《传奇》便频频遭受黑客攻击,少则几个月一次,多则一个月数次。最严重的时候,盛大的整个销售系统几近瘫痪。面对黑客咄咄逼人的气势,有人建议陈天桥妥协,因为其他网络运营商也多是如此处理的,这样做的损失最少。但陈天桥并不这样认为,妥协的另一层意思是懦弱,而他显然不愿成为这样的人。为了这个决定,盛大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大量的客户资料因此被黑客盗走删除。而盛大损失的不仅是这些,他同时还要花大价格安装新的服务器,配置备用服务器等,而且还要雇佣高级技术人员来修复自身的漏洞——这样的代价远比向黑客付“赎金”高昂。

但盛大却在这样的决定中赢得了属于自己的尊严,大家都知道盛大有个不低头的老总。同时,盛大也在与黑客的竞技中,掌握了对付黑客的宝贵经验,到后期,盛大已鲜有遭受黑客成功攻击的例子。

与处理黑客危机相似的是,陈天桥在对待“私服”问题时态度更加强硬。“私服”的起因是由于《传奇》游戏的韩国开发商管理不善,使位于意大利的欧洲服务器上的早期英文版服务器端安装程序泄漏并流入中国,利用这个程序,可以轻易在网上架设服务器,可以非法运营《传奇》游戏。由于这样的游戏都是免费的,所以导致盛大的《传奇》人数在一段时间里,增长显著降低,从而造成盛大上千万的损失。而按照合约,这样的问题应该由韩国Actoz公司应该提供技术支持解决,但Actoz公司和Wemade公司却听之任之。

陈天桥火了,他指示盛大停止与Actoz公司的合作,并延缓支付Actoz公司的1000万美金。韩国公司也很强硬,他和盛大打起了官司,并在2003年1月单方面通知盛大停止代理协议,此时距离合同到期还有7个月。更为严重的是,Wemade公司决定将《传奇》改嫁他人,它将《传奇3》跟国内的另一家公司合作。少了韩国公司的技术支持,盛大岌岌可危。

但陈天桥相信自己能解决问题。面对私服问题,盛大举行了浩浩荡荡的维权行动:新闻发布会、联合打“假”,聘用律师等,通过一系列的行动,陈天桥顺利的控制了“私服”的势头。而面对韩国公司的要挟,盛大亦积极开展了自救行动。一方面,盛大积极投入技术开发,并在2003年2月17日顺利开发出《新传奇》,这个几乎完全是《传奇》翻版的游戏,使盛大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客户,同时也掌握了谈判的主动权。结果在2003年8月,盛大与韩国的两家公司再次续约。

经过危机考验的陈天桥明白了一个道理:要彻底避免此类危机的发生,最重要的是自己要有核心技术,要能站着说话。所以2003年盛大在获得了软银4000万美元的投资后,展开了一系列的开发与收购行动:先是在日本投资了一家游戏开发公司(BOTHTEC)然后在2004年,又收购了美国ZONA公司100%的股权。2004年11月29日,盛大以9170万美元现金收购其韩国Actoz公司,彻底了断了长达两年多的版权争议。

3、人才策略:感情与金钱

陈天桥是一个知晓人才重要性的人,所以在他一路成为首富之路的过程中,知人善任是他的最大特点。

当年在证券公司时,陈天桥遇到了银行部项目经理的雒芊芊,除了对雒芊芊漂亮、贤淑的外貌迷恋之外,陈天桥更对她慎密的逻辑思维和财务管理能力钦佩不已,于是,在陈天桥火热的恋爱攻势下,两人很快结为夫妻。而在其后创办盛大的过程中,雒芊芊也一直担任着盛大副总裁的身份,并出任盛大的首席财务官。应该说,与雒芊芊的结合,带给了陈天桥最大的一笔财富。

但与雒芊芊相比,陈天桥在用人方面被人称道的,还在于他邀请微软中国前总裁唐骏加盟的神来之笔。

2004年2月9日,唐骏辞别微软而加入盛大的消息,成为当天最热的新闻。据说,陈天桥在聘用唐骏之前,与之见面绝对不会超过5次,但就在唐骏即将辞职之前,陈天桥只用了3个小时,便成功地说服了唐骏加盟盛大。个中他们具体谈了些什么条件现在已无人可知,但陈天桥却为唐骏开了张非常优厚的菜单:加盟一年,分配260多万股股票。在这场非零和规则的游戏中,盛大的收获是在2005年5月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从而募得了至少1.53亿美金的资本;而当盛大股票涨到16美元/股的时候,唐骏也拥有约为2亿元人民币的盛大期权,成为“中国身价最高的职业经理人”。

而在唐骏之后的2005年1月,陈天桥又邀索尼中国前副总裁张燕梅加入盛大,再次在业内掀起不小的浪潮。这位拥有丰富人力资源管理经验的新人加入,无疑将大大提高盛大在人才管理方面的水平,从而使盛大逐渐走出家族企业的形象,成为一家真正的公共公司。而这些,无疑都由一双手在操纵着,这双手的主人就是陈天桥。

一场与时间的比赛

对于像陈天桥这样的中国新首富,有人用一个比喻来形容他们现下的处境:“他们好比是一群用先进登山工具,快速登上山顶的人,很多老登山队员都被甩在了后面。但问题是,当他们登上了峰顶候该往哪去呢?会当凌绝顶之后,往任何一个方向走都存在下坡的可能性。”

所幸陈天桥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并积累了一种难得的忧患意识。陈天桥说他心里一直都认同比尔·盖茨的那句话:“微软距离倒闭永远只有14天”。盛大便以此为标准,不断衡量着自己的“死期”。陈天桥说:“在2001年之前,盛大每天都可能死去;在2002年,盛大每个月都可能死去;在2003年,盛大每个季度都可能死去……”

这便是盛大的真实现状,尽管它离死期越来越远,尽管已积财如山,但死亡却也一直紧追不舍,如同达利魔之剑般始终挂在头顶。而个中原因,陈天桥自然也心知肚明。

2004年3月的一天,盛大公司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名男青年冲进了客户服务部,一只手握着一瓶汽油,另一只手拿着打火机,怒吼着要自焚。后来,情绪激动的他就真的点燃了自己。幸亏盛大的员工眼疾手快,及时地扑灭了这名青年身上的火,这才没有闹出人命。

原来,这位男青年玩《传奇》游戏已走火入魔,他在游戏中购买了虚拟装备,但那些是不法分子利用网络游戏“外挂”制造的“赝品”,一旦“外挂”被封,那些装备自然也随之消失。而该男青年在得知自己上当受骗后,极度愤怒,便要求盛大公司让他继续使用那些虚拟装备,盛大自然不会为“盗版”提供服务,这位男青年的情绪随即失控,便以死相要挟。虽然此事最终圆满化解,但更多事件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上演——越来越多因游戏而发生的悲情事件,足以惊动政府来做点什么。因此,当盛大的业务还只停留于单一的游戏领域时,政府的一点小举动,都足以让盛大在无声中死去。

不过毕竟现在政策的举动还不明朗,盛大亦暂时无性命之忧。也因此故,众多其他公司的纷纷跟进,却也不断在给盛大制造威胁。

盛大最大的竞争对手恰巧是另一位浙江人——网易的丁磊。网易和盛大都算是在网游上开发比较早的公司。但盛大在《传奇》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而网易先是在《大话西游一》上栽了个大跟头,然后与韩国公司合作搞《精灵》的运作,却又因韩国方面技术出现漏洞等原因铩羽而归,导致丁磊与韩国公司决裂2年之久,由此错失了抢占江山的好机会。但事实上,网易与盛大的差距并非巨大。有人以一组对比数据来说明网易与盛大现状:

截至2004年2月,盛大在MMORPG上的季度收入大约是2800多万美元,季度增长率为13%;而网易对应的收入规模为1590万美元,季度增长率为25%。

凭借《泡泡堂》的优异表现,盛大在休闲游戏上的收入规模约为550万美元,季度增长率高达85%;网易对应的休闲游戏收入规模为零;同时,盛大已经商业化的游戏有9款,而网易商业化运营成功的游戏有2款,计划年底前推出的产品大概有2款;

截止2004年10月,盛大在NASQ上市总市值超过20亿美元;网易约为12亿美元。

尽管市场普遍认为,在现行情况下,盛大的规模还是相当明显的,但作为门户网站的网易,其后发优势同样巨大,因为在他的背后,有着数千万的庞大用户资源,同时其通行证系统、一卡通的认证/支付的体系,技术优势也很明显。更重要的在于:网易的自主研发能力非常突出,单款产品的表现上要强于盛大。

而除了网易之外,盛大还受到像“第九城市”这样的公司的威胁,在胡润公布的2004年富豪排行榜中九城董事长朱骏以17亿元人民币列第57位,成为另一位同样因网络游戏而进入百富榜的人,个中竞争可想而知。

但对于这些威胁,陈天桥却表露出了极大的睿智,他说:“我不担心追兵。我担心的是,说不定什么时候,一种新的技术出现,一群有热情的年轻人创立了一个全新的公司,好比是当年的盛大,这对盛大的威胁是最大的。”

或许让陈天桥感到威胁的,永远是潜在的敌人,因为盛大本身就是蛰伏在隐处而一鸣惊人的传奇案例,不管公司还是个人,最难打败或是最害怕的,都会是另一个自己。

不过除了应付可能出现的竞争对手之外,现实的盛大却必须解决自己的很多问题。因为陈天桥很清楚,如果放任青年自焚、或是竞敌做大的,无疑于盛大自逼绝境。对于陈天桥来说,如何寻找更多的“护身符”是他一直以来最大的任务。

2004年4月,在一片愕然声中,盛大力邀微软前中国总裁唐骏加盟;与此相关联的是同年5月,盛大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NASQ)。虽然在上市前一晚,盛大临时将每股价格调低15%,只以11美元的价格发行——此举使得盛大少收入了近2000万美元,因此被很多人称其为“流血上市”。但通过登陆纳斯达克,却给盛大带来了1.53亿美元的资本。充足的资本给了盛大新的活力,外界普遍认为新资金将使盛大更好的开发新的业务,拉大与竞争者的距离。但资深人士分析个中原因时更指出了陈天桥深层的顾虑:在上市之前,盛大每天的收入都在百万人民币以上,资金并非盛大的主要瓶颈;上市的更大好处在于使盛大变成了一家公众公司,这无疑能大大缓解政策带来的风险,也能让盛大更好的活下去。

外界众说纷纭,可能也确都是问题的答案,但却都不是最标准的答案。隐藏在这一个举动背后的,是陈天桥更大的一个目标,而那才足以解释问题的关键。

在盛大上市后的3个月里,陈天桥展开了一系列收购行动。收购电子竞技对战平台“浩方”,收购休闲游戏提供商“边锋”,收购手机平台游戏的领先者“数位红”和原创文学门户网站“起点中文网”……到2004年底,盛大更将韩国的Actoz收入怀中——而此前正是这家公司让中国诞生了盛大的“传奇”。

而这种活动在2005年迎来了真正的高潮。

2005年1月6日,陈天桥在北京宣布盛大2005年战略:“盛大2005年的突破口是网络电视(IPTV),简单地说就是为网络电视提供内容,包括棋牌游戏、网络游戏、小说、评书相声、Mp3、电影等。”而面对社会疑惑的眼神,陈天桥用一个广为人知的概念阐述他的目标:“网络迪斯尼”——这便是陈天桥一系列举动背后的最大目的。在陈天桥看来,通过延伸盛大现有的业务模式,将彻底改善盛大用户群年龄单一的局面,使盛大成为更多人不能离开的娱乐平台,而更重要的是,此举将大大降低盛大可能面临的政策风险。

当然,这是一个很大目标。很多国际的大公司为此探索了多年,其中包括现在娱乐内容供应老大索尼,该公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进行了大量收购,但直到收购了哥伦比亚电影公司后,才找到了真正的方向。因此,盛大的上述几笔收购也只是一曲序曲而已。

真正的高潮在2005年2月19日这天来临。这天,盛大正式向外界宣布:通过公开市场,盛大收购了著名国内门户网站——新浪网19.5%的股份,从而成为新浪的控股公司。消息一出,举国沸腾,有人欣喜有人忧,而更多的人是疑惑。但对于陈天桥来说,这一切却早就是计划好的,因为他若有心打造“网络迪斯尼”帝国,拥有一个兼具不同类型网站平台的网络集团,将是最基本的核心内容,在这个核心中,新浪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但尽管已经完成了收购的行动,对于陈天桥来说,真正的挑战却刚开始,因为在过去的3年里,陈天桥已经证明了:“《传奇》或许是个烂游戏,但是盛大是家好公司”的道理。但在未来的数年甚至数十年当中,盛大却必须要向全世界证明:“有了新浪,盛大更是家好公司”。而后面的挑战,要比前面的挑战来得更艰巨,也漫长得多。那是因为:抓住一次机会,就可以成就一个好商人;而只有连续抓住每一次机会,才算得上是一家好公司。

(陆斌 编写)

查看《华人首富》其它内容

 fenglf

网易商业

热点推荐


财经推荐

排行榜

科技推荐


网易商业,更多精彩在首页,
意见反馈 热线:010-82558310 管理营销类文章投稿邮箱:biztougao@163.com 网站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