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商业

网易 > 商业频道 > 书评

《寻找百度》第三章:风险投资关键在于投对人

2006-04-18 15:45:05 来源: 长江文艺出版社 收藏此页 网友评论 0 条
 

风险投资关键在于投对人

在搜索技术方面,世界前三位的专家中一定有李彦宏。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可是你,却并不在意……”北京人在纽约的故事不断上演,李彦宏,这个纽约华尔街的技术高手却到了硅谷。在美国,从1995年开始,他每年都要回到北京看一看。每次回来都让人感到莫名的兴奋。当然,据说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在乱糟糟的集市时里蹭一蹭,挤得很舒服,在美国,人少到常常让他感到不自在,就凭这一点,他都只能是个中国人。

那个时候,中关村的路上挤满了行色匆匆的人。谁也不敢凭外貌来猜测他的职业,很多老大妈身上揣满了螺丝钉和螺丝刀在攒电脑,很多卖盒饭的人可能回头就是一个公司的部门主管。蹲在那儿吃盒饭的很多人起身就是总经理,然后许许多多蹬着板车的人运送着各种各样的软件和硬件。软件店铺门口站着西装笔挺的小伙子,把人拉到店里去向人推荐软件,苦口婆心地给客人做演示。若干年后,这里的IT人成分更加复杂,我就亲眼目睹过民工妇女抱着小孩走过来:“大哥,要光碟吗?贼带劲,没有马赛克!”

1996年深秋,北京,现在的中关村区域,沟壑纵横,塔吊林立。伴着飞扬的尘土,人们对IT业的热情在飞涨。有一天,白颐路口忽然竖起了一面巨大的广告牌:“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向北1500米,是瀛海威的网络科教馆。以此为发端,像卖白菜一样卖PC的中关村,又盯上了互联网,一时群雄竞起,各个网站的广告贴满了公交车、候车厅。Chinaren说:“人人都上Chinaren。”另一家男性网站就嚷嚷:“是男人就上××。”热闹归热闹,那时,精英们烧钱烧得手软,却没有几个知道该怎样挣钱的。几经风浪,许多先行者折戟沉沙,包括开风气之先的瀛海威。

到了1999年的10月,那个时候搜狐、新浪都呈现出一派蒸蒸日上的劲头,网民把上网当成时髦,各大聊天室里都挂着一堆人在闲扯,知名的BBS上也开始板砖横飞地打架了。互联网的兴奋渗透到社会各阶层,李彦宏行走在街上,有穿着“.com”文化衫的行人和他擦肩而过。

网络更让李彦宏激动,他迫切地想从“海鳖”进化成“海归”。

他终于知道自己在美国为什么平静而无趣了,因为那里永远不可能让他燃烧,但这里,中国,尽管看来一切都很无序,却让人在无序中看到机遇与激情。(当然,据说那时李彦宏之所以下定决心,还和太太马东敏有关。她说:Robin,你必须回中国去。老婆的价值,总是在几十年之后才会真正让人明白。)

回中国,搞IT。李彦宏下定了决心。这样描述显得很不“讲政治”。通常写到这里,都应该大概渲染一下李彦宏的强烈的报效祖国的情怀———例如来段这样的:当时李彦宏怀揣着一张中国地图,还有若干年前离开中国时带去的一黄土,一下飞机就跪在祖国母亲脚下喊着:“妈妈,我回来了”———其实李彦宏当时没有那样去报效。他只是考虑要不要先做一个自动翻译网站,把网外英文的现成内容翻译过来,毕竟那时候,中文的信息在网上少得可怜。再毕竟,这些技术对李彦宏来说不算太难。但经过一番认真的思考,李彦宏还是决定做一个中文搜索,因为他相信中文的原创信息会越来越多,在互联网世界会越来越重要。有时,比激动人心的爱的宣言更有力量的,反而是相信(I believe)。

李彦宏在中国发现了机会:也发现了一个事实。他是一个中国人,要回到祖国,才会有真正的生命力,这是和在美国别墅里种菜不一样的生命力。他又回到硅谷寻找创业伙伴。李彦宏的太太马东敏想起了一个人,徐勇。

1996年,马东敏在东部的一家药厂做博士后,她所在的实验室进了一种试剂,是加州一个公司生产的。在使用时,需要核实一些技术标准,她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给她技术支持的人名字叫Eric Xu。马东敏一听就觉得像中国人的名字,当时,在生物行业里,甚而在中国留学生中,中国人不做纯技术工作的并不多,这个做技术支持的Eric是属于市场部的。马东敏正在做职业选择,便在电话里多聊了两句。

1997年,马东敏和李彦宏到了硅谷,马东敏的工作是在一家生物公司做销售。

有一天,马东敏去斯坦福大学里面推销生物产品。在一栋大楼的走道里,她看见一个中国人,胸前挂着一个牌子,是曾给她所在的实验室提供试剂的那家公司的牌子,她当时就有一种直觉,这个人应该就是Eric Xu。她走上前问他,“你是Eric吗?”让徐勇很是诧异。

马东敏介绍徐勇和李彦宏认识,一问之下,他竟是李彦宏的北大校友。徐勇1982年毕业于北大生物系,1989年完成生物硕士学位后,获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博士奖学金,赴美留学,在美国10年期间,徐勇先后任两家著名的跨国高新技术公司(QIAGEN Inc.和Stratagene公司)的高级销售经理,并且获得过杰出销售奖。

虽然李彦宏是技术工程师,但他的商业嗅觉非常敏锐。他密切关注着硅谷的商业模式与竞争手段,并以章回体的形式写出了《硅谷商战》一书。既然马东敏和徐勇都从事生物销售,李彦宏就建议他们建一个网站,把网站做成生物化学仪器或药品的交易平台,当时徐勇并不觉得这个网站是一个机会。两年之后,有一个类似模式的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了,徐勇才意识到两年前李彦宏想到的东西竟有如此高的含金量。好在,互联网从来不缺机会。徐勇在硅谷张罗着拍了一个电视片,叫《走进硅谷》。拍完后,在斯坦福做了一个很大的首映式,李彦宏和马东敏前去祝贺。徐勇,是那种热情洋溢的人,他总在有意无意寻找机会,寒暄中,他问:“Robin,你们有没有好的项目,有的话,可以一起来做。”

硅谷,从不缺钱,也不是太缺想创业的人。李彦宏曾与一个学MBA的朋友有过创业筹划。李彦宏做好商业计划书,这位朋友也找到一位投资商。投资商是个台湾人,他在经历了若干次错误后,终于发了一笔财,于是开始做专业投资人。问题在于,他是做半导体起家的,尽管他对互联网也有信心,但更愿意把互联网与半导体行业嫁接在一起。

找钱不容易,尤其是第一笔钱,那可是“天使资金”。这位朋友建议李彦宏先答应下来,拿到钱,在运作中,可以通过市场来教育投资者,引导投资者。但李彦宏却坚决不同意,他明确表示,如果我们从头就不做自己想做的东西,不做自己擅长的东西,那做下去必定会陷入内耗之中,继而产生信任危机,失败,是必然的。这件事的意味,倒不是“不为五斗米而折腰”的气度,更重要的,是李彦宏对投资人与创业者关系的洞察,是一种避免商业运作失败的大智慧。

面对这一大笔钱,这位朋友觉得弃之可惜。李彦宏不想让事情僵在那里,最终选择了退出。百度在6年的发展中,专注于做自己擅长的搜索,从未因为大资金的投入而转向。

当徐勇问起时,李彦宏已经写完了他的另一个商业计划,这就是以后的百度。

在硅谷,李彦宏与徐勇一拍即合,成为合伙人。

他和徐勇探讨合作,是在一个中餐馆里面,餐桌上摆放着一份保密协议。这两个在美国多年的人,都适应了美国的这种处事方式。那时,他们用彼此的英文名称呼对方,李彦宏叫Robin,徐勇叫Eric。李彦宏的设想,让徐勇很兴奋。徐勇对搜索技术并不太明白,但他明白一点,眼前这个Robin不简单。他们刚刚相识时,李彦宏就曾提出过电子商务的模式,当时并未意识到互联网魔力的徐勇最终错过了。这次,他不想再错过。

随后,他们在李彦宏家里开始讨论细节,包括商业模式、管理架构以及股权分配方式等。当时,定下来的融资计划是100万美元。李彦宏给了徐勇两种选择,一个是按硅谷通常的做法,由徐勇去找钱,按1%或更高的比例拿提成。他不用放弃自己的职业。另外一个选择,就是他们俩一起做,如果是徐勇找到钱的话,在未来的公司中,按实际情况分配股权。徐勇选择了后者。(据说,当时徐勇之所以选择和李彦宏长期合作,而不是拿了提成就走人,是因为徐勇的太太认为他要和李彦宏这样的人在一起,而马东敏也觉得,内向正直的李彦宏需要一个热情洋溢的伙伴。所谓旺夫的女人也就是这样。)

机会稍纵即逝,他们立刻展开行动。徐勇在拍摄《走进硅谷》时认识了许多VC(风险投资商)。尽管硅谷VC成堆,不巧的是,他们的兴趣转向了电子商务,不过,徐勇把创业的想法一抛出,还是引来了好几家要追着投钱的。在送上门的美元面前,李彦宏希望投资者对搜索引擎的前景要乐观,更重要的,是对创业者要充分信任,毕竟,在技术层面,李彦宏最懂,如果投资者不信任他们,随便派个财务或别的什么高管去中国,会形成外行干涉内行的局面,这会影响做事的效率与热情。这不是杞人忧天,多年来,水土不服的洋管理横插一杠子的荒诞剧,一直在中国上演着。

在拒绝了几家不合适的VC后,他们最终选定两家投资商,分别是Peninsula Capital(半岛基金)和Integrity Partners。VC是玩钱的高手,他们对技术本身不见得有多精通,但商

业敏感却超出常人。在硅谷,商业模式相似的创业计划满天飞。在同样的创意撞车时,聪明的投资者更关注的是执行这个计划的人,投资的关键是要投

对“人”。

李彦宏和徐勇与投资商坐在一起,投资商对这两个中国人要做的事情很认同,一说起来就非常兴奋。兴之所至,投资人问:“Robin,你多长时间能够把这个搜索引擎做出来?”李彦宏想了想,说需要6个月。对方想大干快上,说:“多给你钱,你能不能做得更快些?”这个问题让李彦宏措手不及,多给钱,当然是好事,但他还是迅速地拒绝了对方的提议:“我不能这样做。这个必须让我想一想。”对VC来说,李彦宏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答案,这个年轻的中国人,不会说大话,他对需要承诺的东西是极为认真的。李彦宏承诺的是6个月,事实上,他们用4个月就做出来了。(后来,每次有人胸口碎大石,拍胸脯说一年超过百度,一年后又说两年超过百度时,李彦宏总是不语微笑。)

谨慎的VC当然不会对他的技术能力置若罔闻。他们问李彦宏:“在搜索技术方面,你认为谁排在前三名?”李彦宏列出了包括他原老板William Zhang在内的三个人,出于中国人的谦虚,没有提到自己。投资人又问:“你和他们熟吗?”李彦宏表示都认识。投资人不懂技术,他们想出旁敲侧击的方法来确认这位叫Robin的中国人的能力。在其他投资者继续与李彦宏聊天的时候,有一个人离席,李彦宏也没有在意,过了一小会儿,他回来了,带着一种满意的微笑:“Robin,我刚才打电话问了一下你提到的著名的Infoseek的CTO William Zhang,他说,在搜索技术方面,排在世界前三位的专家中,一定会有你。”

本来,要融资100万美元,VC们怕他们不够花,执意给了120万,占去了百度25%的股份。随着百度的盈利与上市的骄人战绩,这一笔风险投资也成了此类风险投资有史以来在亚洲最成功的一例。 ee321

心理测试

每日调查

央企十二豪门:收入最高每人12万。您认为这些企业的职工该不该拿这么多钱?

该拿,利润高当然拿的多
不该,12豪门的利润主要靠垄断和优惠政策
投票结果

本投票起止时间:
07-11 至 07-18
发表评论

视觉新闻

论坛精华

网易商业
 
网易商业,更多精彩在首页,
网易商业,更多精彩在首页
 
意见反馈 热线:010-82558310 管理营销类文章投稿邮箱:biztougao@163.com 网站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