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通栏广告
网易 --> 商业频道 --> 读书 --> 《跨越——柯达在中国》:难以跨越
免费订阅《高端阅读》

《跨越——柯达在中国》:难以跨越

http://biz.163.com 2005-06-13 10:52:37 来源: 南方都市报   网友评论 0 条

  《跨越——柯达在中国》,袁卫东著,中信出版社2005年1月版,29.80元。

  刘红鹰(网易商业频道主编)

  老实说,读《南风窗》主笔袁卫东写就的《跨越》一书,我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失落和痛苦。书名叫《跨越》,可是我却没有一点跨越感,我的结论反而是无法跨越。

  《跨越》讲述了柯达中国十年做了并得到了什么。1994年裴学德走马上任柯达CEO,当时他就认定中国是一个“潜力比任何地方都要大”的地方,他飞到中国,成功说服了当时的中国领导人,以帮助中国国有企业改造和承诺10亿美元投资为条件,达成了对中国感光业7大企业全行业的合资,所谓“98协议”。2003年最后的一个合资对象是乐凯,与前面6个企业的全面控股不同,这次是参股20%,这一事件的含义至少有两重,一是柯达最终完成“98协议”,全面掌控中国感光业;另一个是完全遏制住竞争对手富士的中国扩张。书中很准确地勾勒出这家跨国公司的标本意义:“尽管柯达不是华尔街最受推崇的公司,不是硅谷最有影响力的公司,也不是美国政府最支持的公司……但柯达却成为在中国最成功的跨国公司,而中国是世界经济的发动机,中国成功地拯救了柯达全球。”

  很显然,作为一家成功的跨国公司,柯达无疑是高明的战略架构者。他纵观全球市场,把握住了企业从传统感光业向数码时代转型的技术趋势,凭着高超的政经平衡,同时很好地结合了地方政府的发展逻辑,利用中国进行了一场时空大挪移,继续延长在传统感光领域的成功和基础,与此同时总部腾出手来进行数码转型。

  合上书,当我们反观中国,我们的产业格局有什么亮点——与柯达全行业合资至今,中国感光品牌几乎全军覆没,既没有一家可能成为中国的柯达,也没有一家可能成为未来的富士;既没有一家完成中国传统感光业的梦想,也没有一家搭乘上飞速发展的数码浪潮。我们只是“甜蜜地”沦为了别人的工厂。

  《跨越》给了我们一个经典的跨国公司中国发展个案,如果仅仅这样也就算了,让人不会有什么失落。但是,袁卫东的《跨越》偏偏是有一种浓浓的中国梦情结。他在讲述这家跨国公司的故事的时候,老是有意无意把笔触留给了变局中的中国和中国人,讲述他们在新机制下如何喜悦和痛苦、如何不轻言放弃并迸发出强大的让老外们吃惊的能量。书中特别对比了中美感光业的鼻祖人物的不同命运,中国的林希之悲情的中国梦和美国的伊士曼柯达的传奇成功,让我们更感到其中的反差。

  这种浓浓的中国梦情结试图给我们一个全新思考的视角,让我们去追寻中国企业成功的答案。作者的痛苦也跃然纸上,他最后认为:撇开意识形态和政治,应该回归到人性的基本层面、人的价值观来看问题。

  不过,柯达们的成功有多少我们可以复制?不论是从宏观、中观还是微观层面,答案都不太令人乐观。

  纵观柯达中国的成功,贯穿着这么几个脉络:外资参与改造国企、帮助国企解困、西部大开发、国企股份制改造等等,这些都是很巧妙地迎合了中国的国家战略。说白了,中国市场巨大、机会独特,谁能在其中把握机会?外资在中国的发展就是一部以金钱和实力展开的交易。

  回首20年改革开放,只有跨国公司才有足够的意识和实力去和一个国家战略作大的结合,除了国企,恐怕只有他们才有机会接受国家战略盛宴的邀请,大量的民营企业只有踮起脚尖远望羡慕。宏观层面注定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竞争。现实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民营企业至今还是在垄断之外徘徊,他们进入中国重化工业的努力随着宏观调控意外出局,而中国的跨国公司却由于自身的雄厚实力长驱直入,越来越展现出本地化的巨大能量。就像《跨越》中有意描画的一个细节,柯达全球副总裁叶莺在柯达与乐凯合资会上的一个经典打扮:这个骨子里非常理性的女人表面却表现那么感性,她刻意把会场布置成乐凯为中心——一个红色的海洋,自己甚至全身绿色,但是她的皮鞋却是柯达的黄色,她给出的信号令人思考:虽然一切都可以给够中国人面子,但毋庸置疑立场是柯达的。叶莺全部的逻辑就在于此:跨国公司可以迎合中国政府的任何条件和风格,但是最终市场的赢家是他们。

  中观层面,一个产业的兴亡,中国本来可以通过对不同的跨国公司的平衡,来实现技术把握和未来趋势的承接,但是柯达的故事给我们的是一个完全被动而无序的承接,在这当中,我们所获无几,我们只是浪漫地希望借一个好的老外来拯救自己,但是缺乏对未来方向的洞见和主动。

  至于微观层面,作者围绕企业价值观、职业经理人以及企业行为的塑造写出了不少引发的变化,不过出于主题和题材的考虑,书中没有系统展开。

  跨国公司的成功有明确的战略支撑、有明显的逻辑可循,但是一旦把中国人自己的梦做参照,就显得力不从心。正如袁卫东私下谈话中所说的:这一代人没有改写竞争格局的条件,他们基本上是过渡,未来只能留给50年之后的中国人。 fenglf


主编直评

辩论擂台
如果您喜欢网易新闻,请告诉您的朋友。 给网易提意见
 
特别推荐
 
侧栏广告02
视觉新闻
 
论坛精华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