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通栏广告
网易 --> 商业频道 --> --> 德勤抢滩"天健系"土崩?内地会计所洗牌惊蛰
免费订阅《高端阅读》

德勤抢滩"天健系"土崩?内地会计所洗牌惊蛰

http://biz.163.com 2005-03-27 10:56:44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网友评论 0 条

  历史总是让人捉摸不着。

  一份按照1999年的收入排名的中国大陆会计师事务所排行榜榜单上,“五大”中除了安永排在第八外,其他“四大”分别占据着前四名。

  两年后,排在末位的安永最新出手合并了排名第六的上海大华;三年后,排名第一的安达信却落得被排名第二的普华吞并的下场。

  如今,当年排名老三的德勤也开始了并购的步伐——成功合并北京天健只是德勤扩展的一步而已。德勤CEO鲍毅透露,公司未来5年将在中国投资1.5亿美元。

  “这是一个合并,而不是收购,”德勤中国北方区主管合伙人颜漏有向记者强调了此次德勤和天健合作的性质,“我们是一种平等基础上的强强联合,是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的自愿结合,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购买。”

  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四大之一的德勤将在6月1日与北京天健进行业务及人员的全面合并。

  剩下来的毕马威似乎还不着急,凭借着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石化等重量级的客户,它在2002年和2003年连续两年紧随普华永道之后稳坐着中国市场的第二把交椅。

  整合:8亿用于人力对于德勤来说,合并之后如何进行融合将是它所面临最重要的问题,此前安永合并大华时也曾面临过这样的问题。

  众多考虑因素中,德勤对于人才尤其看重,他们认为“吸引及发展高素质的人才有助于增强德勤的竞争力和服务市场的能力”。

  对此,颜漏有表示,这次合并是德勤中国成长战略投资的其中一项,而人才是我们重要的资产,我们1.5亿美元的投资其中有超过65%将用于人力资源方面,包括从招聘、留住及发展专业人才等,以及“用于发展智力资本以及支持实现这个计划的必要的技术投资”。按照计划,剩余的35%将被用在基础设施、信息技术和市场计划上。

  “这是公司扩大市场份额的需要。”颜表示。

  根据中注协2004年百家会计师事务所排名,德勤的内地业务以3.76亿元的总收入列第三,仅为第一位的普华永道(9.23亿)的41.7%。同时,需要指出的是,如果算上此前合并的安永大华的收入,排在第四位的安永就会取代德勤第三的位置。

  如此看来,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四大”之间,通过合并天健从而为其带来3933万的市场份额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应对手段。

  颜同时透露,目前德勤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合并整合小组应对整合事宜,其中包括人力资源、日常运营、业务发展等,最终达到包括文化、语言、管理模式甚至风格的完全融合。

  据了解,德勤还制定了一个名为“buddy system”的伙伴计划,德勤老员工可以像伙伴一样帮助北京天健的新同事更快地适应国际化事务所的环境,该计划制定得非常详细,最后力争做到同地办工,同工同酬。

  这种说法得到同样来自“四大”的黄先生的认可(黄是四大之一的地区高级合伙人)。黄告诉记者,审计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行业,需要专业水平很高的人才,一般来说事务所的投资大部分都会花在人才投资上。

  上海一大型会计师事务所的副主任也同意上述做法,“在会计师行业,资本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人才是根本,毕竟审计最终还是需要人来做”。

  “天健系”由来应该说天健会计师事务所集团(天健集团)在国内事务所之间是个异数——六家带“天健”字样的事务所成立了一个松散型的组织,各方希望藉此来加强合作,最终达到“统一执业标准、统一专业培训、统一质量控制,实现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强强联合、共同发展”的目的。

  2002年6月,六家事务所的首席合伙人顺理成章成了集团最高权力机构——管理委员会的成员,他们分别是朱祺珩(深圳天健信德)、陈建明(北京天健)、胡少先(浙江天健)、黄世忠(厦门天健华天,现已经变更为陈箭深)、傅思福(重庆天健)和高凤元(辽宁天健)。

  记者了解到,总部设在北京的天健集团下设各种专门委员会,维持日常工作的是一个秘书处和两个工作小组。此外,六名管委会成员实行轮值主席制度,负责当年的相关会议等活动。

  重庆天健的一位中层向记者介绍,天健集团的运作遵循“四统一两独立”的原则,即统一品牌、统一标准、统一包装、统一报表和独立核算、独立承担民事法律责任。

  各成员所在这一原则下致力于推进天健集团的专业技术和执业规范、业务发展与协调、人员培训、同业复核与检查等工作。

  据记者统计,“天健系”六家事务所2003年的收入总和约为1.92亿元人民币,高于该年度会计师事务所排名中列本土所第一位的立信长江的总收入(1.136亿)。

  2004年7月,天健集团第三届第二次扩大会议上,审议通过了香港何锡麟会计师行作为集团成员所的事项。

  何锡麟会计师行目前员工达80余人,其中具有专业资格达40余人,包括香港注册会计师、英国特许管理会计师及特许公认会计师、中国注册会计师、美国注册会计师、澳洲注册会计师、香港公司秘书工会会员,在天健集团内部亦被称为香港天健。

  这样,“天健系”会计师事务所已达到七家之多。

  一般来说,天健集团每年的主要活动是一次大型的培训的一次各成员所合伙人都出席的扩大会议,会议上重点讨论一个主要议题,同时确定下一步的计划部署。

  事实上,记者了解到早在1998年,浙江天健、厦门天健华天和辽宁天健的前身们(分别是浙江会计师事务所、厦门大学会计师事务所和大连北方会计师事务)就已经开始进行一些合作,成立集团型事务所的计划也提上了议事日程。但因为最终成立时间在2002年,所以此前的一些活动和会议一般被认为是筹备阶段。

  “天健系”瓦解?

  然而北京天健的提前出局给初具雏形的“天健系”迎头一棒。

  清华大学陈武朝表示,“从几家天健的关系来看,不像传统企业集团一样以为纽带,而是靠统一的质量和培训等来维持。”

  “北京天健的出局可能成为一个导火索,最终导致天健集团的全部瓦解。”尽管北京天健方面尚未正面表示将退出天健集团,但浙江天健的一位CPA仍旧道出了他的担心。

  此前有消息称,德勤曾就合并事宜与天健集团下属北京天健、厦门天健华天和深圳天健信德进行过沟通,但最终合并对象仅为北京天健一家。

  德勤方面没有否认,“目前还没到关键的、严肃的谈判阶段,如果条件及时机成熟时,我们会果断地做出决策。”

  德勤方面同时强调:“对合并,我们是本着非常谨慎和严谨的方式处理的,我们会特别谨慎地对客户及市场的需要进行评估以做出决定,并不会盲目追求快速增长。”

  记者致电厦门天健华天会计师事务所,行政部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德勤只是跟北京(天健)和深圳(天健)谈了,并没有跟我们接触过。”

  浙江天健的一位合伙人亦表示,该公司没有与德勤方面谈判,“我们近来的业绩不错,为什么要卖啊?”他所提及的业绩不错,是指2004年百家事务所排名中,浙江天健从第25名跳到13名,收入涨幅达42%。

  陈武朝告诉记者,主要还是因为几家发展的路子不同,各地的环境造成了发展思路上的差异,如果德勤要收购的话应该选用“谈好一家,发展一家”的做法。

  上海国际会计学院CPA研究中心的一位专家表示,德勤看中天健系事务所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这些事务所无论是规模还是审计水平,在当地都排在前列,因此拥有不少当地金融机构和当地大型国有企业类的客户,而这些正是包括德勤在内的四大目前所希望进入的市场。

  如深圳天健信德的客户包括中国人保、民生证券和9家基金等金融机构;而重庆天健则拥有重庆城建投资、重庆水利电力产业集团、重庆地产集团、重庆水务控股等十数家大国有企业客户。

  这位专家告诉记者,目前本土所无论是收费还是规模都无法和四大相比,而天健系的几家事务所在当地也开始逐渐遭遇发展瓶颈,与德勤合并确实一种不错的选择。毕竟像四大这样的公司能够带来的应该比天健集团要多得多。

  其实,早在1997年德勤就与香港最大的中国会计师事务所关黄陈方会计师事务所合并,应该说在融合本土所方面拥有不错的经验。

  内地审计市场前景据最新统计,中国企业总数超过300万家,四大当然不不会放过如此迅速发展的中国市场。

  一般来说,会计师事务所之间的合并包括吸收合并和新设合并,德勤和天健的合作属于前者,而后者的代表正是4年前安永与大华合并成立新的公司:安永大华会计师事务所。

  除此以外,在去年下半年,安永相继在大连和武汉成立了第8家和第9家办事处。其间,安永中国主席及行政总裁胡定旭表示“计划每年在中国开设至少两家新办事处”,安永上海办事处管理合伙人梁伟立则表示要在未来三年内将员工总人数从目前的3000多名发展至5000名左右。

  吸收了安达信的普华永道无论从客户规模还是收入水平都是四大中的翘楚,其中2004年全球收入177亿美金中,中国内地市场贡献了约1亿美元。

  拥有财富500强企业中5/8客户的毕马威很早就对中国市场开始重视,2002年全球会计行业萎缩,而中国业务却给毕马威带来了20%的增幅。

  2004年财年毕马威收入134.4亿美元,年度增长14.74%,其中亚洲和太平洋的增幅为35.8%,而亚太地区的收入有70%来自中国、澳洲和日本。数据显示,毕马威2004年财年中国地区的业务收入增长了40%。

  根据中注2004年百家会计师事务所排名,收入超过1亿元的本土所仅有立信长江一家,即便是总收入达到1.136亿的立信长江和四大动辄数亿元的收入相比也是小巫见大巫。

  “目前看来,本土所要超过四大不太现实,只有在四大的市场之外尽量准确地定位,比如除却央企之外的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和一些小企业,本土所还是有机会的。”据清华大学的陈武朝分析。

  比照2003年和2004年事务所排名,立信第五的位置和四大前四的位置几乎是牢固的,剩下来6至12位之间稍有变动。

  陈表示,“因此我认为以后一段时间影响内地所之间布局变化的应该是政策因素,大并购的出现一定程度上还需要政策上的契机出现。”

  对此,天健方面相关人士表示,像任何其它行业一样,服务型企业也会选定不同的目标市场,而审计市场的细分将要求企业去寻找最合适的事务所来服务。“我的预测是中国的审计市场将发展更迅速,市场容量更大,给不同的事务所提供更多的机会。”(李进 上海报道)赵慧


如果您喜欢网易新闻,请告诉您的朋友。
 
特别推荐
 
侧栏广告02
视觉新闻
 
论坛精华

 
blank